立即訂閱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來越瘋狂

2019年08月04日 12:08 來源于:雞血地帶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來越瘋狂

曾經年少愛追夢

一心只想往前飛

……

聽著劉德華的歌長大的80后,能夠安然的走到今天的,大多已經大腹、禿頂、疲憊、麻木,年近四十,上老下小,白日里忙碌于工作,夜晚間則交措于觥籌之間,躺倒即睡,久夢難醒,即便是對性,大慨也只是本能的沖動和需要罷了。沒有新意的生活一成不變,那些伴隨著歌曲而來的記憶在這樣的深夜滾滾而來,有關愛情、有關友情、有關夢想,自然可以在其他的地方暢所yù言,而有關混luàn、有關性yù、有關難言的許多過往卻只能在我們的小草里輕輕低吟,不求點贊,不yù美評,只是想,我們的小草,可以單純的記錄我們所有想說的故事。

===================================

1、

大某味是我在小草里認識的zuì特別的一個人,也是感覺zuì親近的一個兄弟。而大某味,在香港,更確切地說,是處于那個風bào中心的元朗。作為元朗十八鄉執委成員的大某味,自然給我說了很多不是那么道聽途說的信息。作為一個四十年閱歷的中年人,自然有自我的判斷是非標準和條框束縛,我沒有辦法表明的我政治觀點,因為在小草這樣的一個平臺,無論是左、中、右其實都是不合適的。但有些話卻實在如硬在喉,年輕人多經歷點事是好事,但至少要有自我的意識和邏輯,隨波逐波,看似熱血沸騰實則一地雞毛。看一看當年的柴大姐事后去了哪里?自然便想得更明白了一些。

好好的,別鬧。

認識大某味的時候,我還是小群里一個懵bī的新人,忽閃著一雙好奇的大眼睛靜靜地看著小群里的車水馬龍,各種牛bī與馬屁齊飛,金融、軍事、雙邊、多邊,好多高大上的名詞就象泡沫兒一樣忽忽悠悠地就飛起來了,然后“砰”就bào了。這時候,只見一個名字就那么發了一條短視頻,群里瞬間就安靜了了下來。作為新人的我,毫無防備心地便順手點開了,結果差點連隔夜飯都給吐出來。這他媽也太重口了,一個男人居然偷偷去廁所偷屎吃,更重要的是還吃得津津有味。此時有人淡淡地說,年輕人,小群鐵律第一條,大某味視頻慎點!說話那神情雖然欠扁,但看他一幅心有余悸的樣子,我便也了解了,這貨大概也是一個連隔夜飯都吐出來的男yín。

自此,我便對這個名字上了心,從來都想著不點他的短視頻,但每次我卻幾乎都點開,雖然每次幾乎都被嚇到或者惡心到,但依然好奇害死貓。正如群內某位大咖的一句話,大某味從來沒有被超越,他一直都在刷新我們對下限和重口的認知。

好吧,躲著。

但未曾想,我卻成了群內他zuì好的朋友。時也命也,那么認也。

大某味是個妙人兒~

大某味的本職是HK地區有名的音樂制作人,認識的明星大咖不計其數,每每問他的時候,他總是擺擺手說不值一提,然后接著便會bào料說今天晚上要跟莫文蔚吃飯。當我們不以為然的時候,他卻甩出和莫文蔚在一起吃飯的相片,哈,只是一個象極了莫文蔚的長腿妹子。我們開心的笑著看他在小群里真播吃飯,開始的視頻還正常,但正經不了三秒,下一個視頻打開,便是一桌子的屎了,黃的,白的,稠得,稀的,嗯,就這樣,他吃的很香,我們在手機的這邊面對著一桌子的美味卻無法下嘴。

大某味似乎每天都有很多的空閑時間,一大早起來會到法式餐廳去吃早餐。吃早餐的時候聽到餐廳里在放日語歌曲,他便會叫餐廳經理過來,告訴他說,我到你們這里來吃飯,是想聽著法國音樂品嘗正宗的法國早餐,結果你給我放日語歌,我受到了傷害,我現在投訴。餐廳經理自知理虧,便馬上去將背景音樂改了過來。嗯,事情到此似乎也應該結束了。但這貨的妙就妙在他會在外面轉悠一個小時之時再進這家餐廳,點zuì貴的早餐,只為看一看那位倒霉的經理有沒有在他走后繼續放日語歌曲。悲劇的是,果然又是日語歌。大某味的表演時間馬上就到了,義正言辭的樣子定是象極了某些時刻的發言人。其大義凜然,其家國情懷,其莫名其妙集一身,這大概就是大某味了。要說他做這些是為了什么?其實也就是閑得蛋疼罷了。

大某味每天都會在群里發一兩個紅包,數額不大,有時候200,有時候100。搶到的人哇哇luàn叫,搶不到的人感覺錯過了一個億。我搶到的次數不多,因為大多數時候我都在裝bī。問他哪來這么多零錢,這貨的回答果然又是刷新,零錢包里的零錢超過5塊他就難受。問他不會不放錢嗎?嗯,他在他的公司群里每天都bī著他那幫中層管理發紅包,不搶難受,搶了不發也難受。反正都是難受。

說到他的公司,感覺公司里的員工肯定特苦bī,攤上這么位逗bī老板。有一天早上,這貨閑得沒事,到公司里去溜達。公司的一位林經理對老板說,剛剛得了上好的明前綠,請老板品一下。他品完之后就到冰箱里把林經理的茶葉罐拿了出來,灌了滿滿一杯清水,然后又放冰箱里了。回頭在小群里跟我們說,林經理下次要喝茶,要用小錘子敲下來喝了。第二個月的時候,林經理莫名其妙收到一份好大的獎金,不用問,買上好的明前綠去吧。

這貨有個很棒的媳婦兒,娶得還是我們舊城的妞,資產全交給老婆打理。可這貨還有個很棒的二嫂,每天都給我們展示實力寵妻,那些能用錢解決的事就不說了,就說說這貨每次出去開房。HK的酒店那是死貴的,幾千元的酒店這貨在某龍訂了之后就到小群里發鏈接,要求我們去砍價。總共砍了不到三塊錢,高興的哇哇大叫,然后又發兩百元的紅包到群里。所以,每次大某味開房都是小群的狂歡,她的女人也對她說,你也太逗bī了,開房還去砍價。他說,好玩嘛。

上次的茶葉事后,我們聊起喝茶的事,一定要讓我給他個地址,要寄茶葉給我。好吧,盛情難卻,便宜要沾。第三天便收到了來自HK的大箱子,滿滿一紙箱的茶葉,一筆sāosāo的字體已經bàolù了大某味的人格。我直到現在還在喝著他寄來的茶葉,卻用手中的鍵盤敲下這些寫他的文字,真的是造化弄人。

上個月的時候,大某味似乎喝多了,開房的時候興奮地對著鏡頭一直喊我的名字,外公外公,一邊喊一邊扭,問題是這貨沒穿衣服啊。我當時直抹臉,這貨也太奔放了。至于他為什么叫我外公?說來話也不長,丫丫是小群里的女神,我每次跟丫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會喊我爸爸,大衛湊趣地說要認丫丫當媽媽,于是這輩分就這么定了下來,luàn的一比。

大某衛也有安靜的時候,偶爾,只是很偶爾,深夜的小群里,大某衛會安靜下來,坐在鋼琴前,然后讓鏡頭對著琴鍵和指尖,十指輕觸琴鍵的時候,便會有一串清亮而又含情的音樂響了起來。每次這種情況,我都會把這些曲子存下來,因為這個時候的大某味,可能便是zuì真實的大某位。大某位彈琴的時候,從來不讓我們看他的臉,他的手指修長有力,拂琴卻輕柔若拈花,看不到臉的房間里到處氤氳著悠揚的琴聲。我想,這時候大某味的臉是不是在流淚,在音樂的世界里,這個音樂才子一定觸到了他靈魂zuì深處的溫柔或者遺憾。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來越瘋狂

大某味這個逗bī,嘴里插了三根jī bā!

2、

zuì近的世界相當的不安靜,和平年代也有激蕩的風云。而舊城則是一如即往的枯燥乏味,知了不停地在樹上唱著贊歌,潺水溪溪的水流兒自南向北,一馬平川,在大地上劃開一道縫,象是一個巨大的bī,還是潮濕的bī。舊城的天氣象極了干鍋鴨頭,偶爾添點兒水便繼續燒,熱氣氤氳的城市里到處都luǒlù著荷爾蒙的味道,luǒ著的大腿和裹著的絲襪相映成趣,夏天是極不適宜逛街的季節,因為不定哪一會兒你就需要到廁所里lū一管以解燃眉之極。

我從西北急匆匆地趕回舊城是因為蒙城的寶兒要來舊城找我敘舊,這個當年在舊城作了大孽的姑娘在禍禍了一群舊城少男之后便施施然的回了蒙城,這次回來,估計也是個天崩地裂的局。燕子在知道她要回來之后便開啟了戰斗模式,當年在舊城的時候,寶兒向來就跟燕子不對付,更何況,女人之間的事,男人一插手就立馬升級。這次不插手也不行,寶兒來找我,燕子定要是跟著的。燕子開車把我在南舊老站接了出來之后,便尋了不遠了一家燒烤攤,還是以前的四人,我,燕子,寶兒加大鳥。大鳥的存在感不強,但卻是一個了不得的暖男,他的包包就是哆拉A夢的一個百寶箱,你所需要的,幾乎都能在這個包包里找到。喝完酒之后的解酒藥,甚至于開紅酒的酒啟子,這包里都能找到。喝酒的過程按去不表,寶兒喝的前仰后合還有意識,意識始終緊繃神經未曾喝酒,我和大鳥依然在崩木根。小店要關門,我們轉戰KTV繼續喝,燕子扯著我一直在對唱,寶兒的醉眼盯著屏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鳥當年也是寶兒的受害者,兩個人在一起三個月,卻終因各種原因不能走在一起。可這種比較悶的男人就是這么執著,四五年過去了,依然念著戀著寶兒,可惜寶兒就象是一只炸彈,只是不會再炸大鳥的這個舊場地。從KTV里出來之后,夜更已深,四人游蕩在街頭,一如當年,我左邊牽著燕子的手,右邊寶兒鉤著我的小臂,大鳥在前面一邊走一邊用腳踢隨處可見的一些小石子。時過境遷,我們都已經不是當年的我們。

在燕子帶著殺氣的目光中,我去給寶兒安排好了住處,便被燕子拖回了家。看著她的眼睛,我默然無語,想要做點什么,她卻是死活不讓。夜漸深,燈逐滅,夜空的星星和我的眼睛對著眨。燕子的鼻息漸漸的沉了,我輕撫一下她的額頭,印上我的唇印,便離開了。寶兒那邊我總要過去一下的。到酒店房間的時候,門并沒有關,我推門進去,寶兒的眼睛也在眨,對著我吃吃的笑。說就知道我這個臭不要臉的肯定要過來。我問她洗澡了沒,她說等我搓背。我說好。

其實,你們還有燕子和大鳥都想錯了,這么多年,我跟寶兒之間真沒有什么,就只是上次她來舊城的時候我陪她睡了一晚,期間她摸了我硬起來的小鳥,我摸了她的大乳房,也親了她的小嘴,但zuì后進入的時候,她拒絕了。她說,哥,不行的。我也沒強求,zuì后她用手幫我解決了一次,這便是我跟寶兒的故事。只是今夜我們都知道不一樣了,我揉搓著她的后背光滑的肌膚,漸漸的把她轉過身來,低下頭深深地吻她。不知道為什么,我們動情都特別地快,她站在淋浴下帶著霧氣里的水汽里,跪下來繼續上次沒有完成的故事。她的口輕柔但卻有力,偶爾的一下緊啜會讓我情不自jìn的輕喊一聲。寶兒的口技并不好,偶爾還會有齒感,我問她跟大鳥在一塊的時候是怎么樣的,她說不怎么樣。我便不再問,抱她上床,打開她的雙腿,先用口舌完成清潔,然后便沉沉地進入。她的喊聲立即便跟了上來,聲嘶力竭,緊抓著床單的雙手無意識的luàn掃……

兩次過后,天漸放亮,她用跟六兒一樣的姿式跪在沙發上看初升的太陽。我從背后看著她的背景,落寞、寂寥,蒙城的三年并沒有讓這個女孩快樂起來。我也沒有辦法讓她快樂,只好退而求其次,給她兩次gāo cháo。

我送寶兒離開酒店,她還有其他事情要做,舊城的影子漸漸的重了起來。舊城舊事,其實已經不復再來。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來越瘋狂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來越瘋狂

舊城的燒烤就是這么的隨意而豐滿,而舊城的人們也從來不講究吃相。寶兒吃得不亦悅乎,燕子也是大大咧咧,好在我瞪了她一眼之后,她也知道把腿給收一下。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來越瘋狂

KTV里燈光閃爍,四個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唱歌其實是一件很敷衍的事。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來越瘋狂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來越瘋狂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來越瘋狂

寶兒的pào圖就不放了,畢竟是我多年的妹妹,大家自行腦補吧。這背影我大概得心疼一年,直到再見到她為止了。

3、

我從西北回來,自然不是只因為寶兒的這件事。跟小群里的一個哥們約好周末去新市跟一個妹子聯歡一下。妹子是在淘寶的一個情趣用具買家群里發現的,哥們負責撩,我負責跟著干。送走了寶兒之后,我便直接開車去了新市。妹子的M屬性沒有人開發,我跟哥們便自告奮勇的研究了半天SM,然后帶著一份忐忑便出發了。見面后有些不shuǎng,妹子雖然是公職人員,但身材確實胖了一點,對于我這樣一個長腿控來說,自然便有些軟軟不想硬。但好在妹子足夠聽話,看著哥們舞刀弄qiāng的一頓cāo作之后,我便也湊了上去。過程不表了,所謂的SM,我并沒有多大的興趣,還是常規的cāo作。兩個人干了妹子四個小時還要多,然后吃完晚飯之后又繼續奮戰了半夜。沉沉睡去,醒來之后發現這倆貨又開始在干,不得不佩服哥們的體力和jīng力。這貨人送外號千人斬,果然不是làng得虛名。

(因個人問題,以下5P內容部分隱去。)

其他的過程只能說是越來越瘋狂,只是不知道為什么,越瘋狂越冷靜,除了心內的那顆yù望之心,我感覺自己漸漸地從這個場景里脫離了出來,似乎是以一種上帝的視角來看著房間里的五個人,各有各的美和愛好,各有各的人生聚合,我們湊在一起,用一場瘋狂或者說是酣暢的性愛來釋放所有的壓力,這無關對錯,無關道德,甚至無關乎愛好,在這一個瞬間,我似乎覺悟,又似乎崩塌,然后一切又開始重建。我進入到身體,還是原來的那個自己。

一塊來的哥們趕高鐵走了,我跟新市的哥們還有高妹和胖妹一起午飯,午飯后,體力不支的胖妹也離開了。新市哥們望著我的眼睛,了了我的心意,便又開了一個房,三個人又是一場體力消耗。

離開的時候,夜燈已上,燈火mí離……

關鍵詞:
友情鏈接
轩彩娱乐app下载